地址:濟南市花園路101號海蔚商務
      大廈2302室
電話:0531-81902019/03/04
傳真:0531-81907399
郵箱:business@petgurt.com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行業新聞 > 寶鋼武鋼為何重組

字號:   

寶鋼武鋼為何重組

瀏覽次數: 來源:太陽城官方導航 日期:2019年03月04日 17:38
圖片

寶鋼、武鋼重組:央企去杠杆去產能第一槍能打響嗎?

  文/張銀銀

  來源:公號“杠杆遊戲”

  傳聞一年多,寶鋼、武鋼終於宣布要“結婚”了。

  “武鋼和寶鋼重組,是基於鋼鐵去產能的考慮。”6月26日,發改委主任徐紹史在結束夏季達沃斯一場分論壇後獨家對騰訊財經說道。

  高層證實的,不僅僅是兩大鋼鐵央企重組的消息;更是,中央政府推動產能過剩央企整合重組的決心;同時,也向市場發出信號,去產能動真格。

  一、為什麼要重組?

  就像發改委主任徐紹史所言,這是去產能的考慮。

  具體而言:

  1、武鋼虧得不行,不想辦法將持續巨虧

  鋼鐵行業處於低穀不必說,數據擺在這兒,武鋼股份的淨利潤由2014年的12.57億元轉為2015年巨虧75.15億元,寶鋼股份2015年利潤總額為17.91億元,同比下降78.36%。2015全年淨利10.13億元,創18年來的新低,比上一年大幅下降82.51%。

  武鋼作為虧損王,負債也是大大的,根據2016年一季報,其負債總額已增至682.17億元,負債率首次突破70%。而2015年,該公司營收才 583.38 億元。

  負責任地說,武鋼如果這樣下去必死無疑。

  2、鋼鐵去產能需要“央企打先鋒”

  去年底今年初以來,鋼鐵行業奇跡般爆炒了一輪,去產能事實上被擱置。當然,最終的暴跌再次給了很多企業一個耳光。民企也好,地方國企、央企也好,地方政府及各大鋼鐵企業背後的靠山,都讚同行業去產能,但沒幾個願意被去的是自己。

  去產能要不淪為空話,靠經濟補償、專項基金是個辦法,但對於央企、國企來說,什麼都不可靠,唯有行政整合才能真的讓他們勉強聽話。這樣的辦法,當然不好,可是不這樣,真的又沒辦法,國企央企太多、太強勢、利益集團太大;對於民企來說,除了不給金融支持、提升環保標準等,人家也不會輕易去產能。就像FT所言,北京方麵正探索如何止住鋼鐵行業的虧損局麵。該行業受困於產能過剩和需求萎靡。

  搞來搞去,要動真格,還得讓央企來打去產能的“先鋒”。

  這回,高層是下了決心的,武鋼、寶鋼重組就是拉開央企去產能整合序幕的樣本。

  3、寶鋼整合經驗豐富,重組利於提升行業集聚度

  曆史上,寶鋼較為成功整合過新疆八一鋼鐵、廣東韶鋼鬆等。

  寶鋼集團是中國最大的鋼鐵企業,位列全球鋼鐵企業第五位,2015年鋼鐵主業完成鋼產量3611萬噸。武鋼集團位列中國鋼鐵企業排名第六位,2015年鋼產量近2600萬噸,擁有武鋼股份,還曾通過兼並重組擁有昆鋼和鄂鋼兩個地方鋼鐵企業,正在建設廣西防城港鋼鐵基地。如果這兩家鋼鐵央企合並,將產生中國鋼鐵業巨無霸,鋼鐵總產量將突破6000萬噸。

  2005年出台的《鋼鐵產業發展政策》曾提出產業集中的目標是到2010年,國內排名前十位的鋼鐵企業集團鋼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比例達到50%以上,2020年達到70%以上。這一目標不僅沒有實現,中國鋼鐵業的產業集中度近些年還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下降。2015年中國粗鋼產量排名前十家企業合計產量占全國比重為34.2%,同比下降0.8個百分點。

  寶鋼和武鋼的重組顯然會直接提升鋼鐵行業的產業集中度。

  4、武鋼前董事長被調查,整合順理成章

  懂點政治就明白了,武鋼前董事長、黨委書記鄧崎琳去年被調查。鄧崎琳在武鋼工作近40年,作為一把手長達十年半時間,根深蒂固。他的出事,為武鋼和其他鋼鐵企業的整合掃清了最大的既得利益障礙。

  而現年53歲的武鋼集團董事長馬國強,即來自寶鋼,曾任寶鋼股份總經理,長期掌管寶鋼集團財務事務和金融、投資領域。這對寶鋼、武鋼的整合來說,可謂天時地利人和。

  二、重組後幾大難題

  1、深陷債務杠杆太高的泥潭、低效產能太多、盈利能力極弱

  在2011年之前,武鋼董事長鄧崎琳和媒體談得最多的就是武鋼利用金融危機彎道超車,在海外開發鐵礦石資源。鄧崎琳曾信心滿滿,稱三至五年開發好了以後,武鋼鐵礦石完全可以自給,不需要再從國外礦山購買鐵礦石。為此,武鋼舉債甚多,造成今天的局麵。

  《財新周刊》曾報道,武鋼是中國在海外收獲權益礦最多的鋼廠。但情況並未契合鄧崎琳想象,隨著鐵礦價格的持續走低,武鋼海外鐵礦項目陷入危機。之前已經投產且各方麵條件較好的巴西MMX礦宣布破產,寄予厚望的加拿大Bloomlake鐵礦也已停產,目前僅剩早期投資的澳大利亞威拉拉鐵礦石和利比裏亞的邦礦在正常運行,更多的海外礦產則處於勘探或探礦階段。

  武鋼欠了數百億元,收益卻低得驚人。

  如上文所述,武鋼除了債務杠杆太高之外,低效產能遠沒有出清,虧損極為嚴重。整合後,很長一段時間還必將拖累寶鋼。何況,寶鋼自己的盈利狀況也不樂觀,債務杠杆也不低。兩大巨頭搞一起,先去誰的產能,怎麼去,都是問題。

  2、正麵競爭難題

  2008年,中國發改委幾乎同時發放了兩張1000萬噸級的鋼鐵基地準生證。彼時,寶鋼、武鋼都還如日中天,強刺激之下,可以預料,鋼鐵需求巨大。

  寶鋼和武鋼分別在湛江、防城港布局。這兩個項目距離隻有200多公裏,產品結構也極為相似:發改委批複文件顯示,湛江項目以華南汽車、家電、機械和建築等行業用板材以及船用板、管線鋼、優質碳素結構鋼為主要品種,而防城港鋼鐵基地項目產品主要為滿足廣西和東南亞市場汽車、家電製造所需的熱軋薄板、鍍鋅板、彩塗板等中高端板材。

  後來的情況眾所周知,全球經濟艱難複蘇,中國經濟走向探底,至今不知道處於L型的哪一階段。鋼鐵業產能過剩之嚴重,行業性大麵積虧損。

  寶鋼、武鋼也知道扛不住。寶鋼湛江基地一期的規模從最初批複時的“年產920萬噸鐵、1000萬噸鋼”下調到“年產鐵823萬噸、鋼875萬噸”。武鋼防城港項目建設規模為年產鐵850萬噸、鋼920萬噸、鋼材860萬噸,總投資為639.9億元。

  即便如此,這樣的量級,怎麼消化實在是個問號。類似的情況,還有很多。

  3、抵觸整合的勢力不容低估

  整合後,誰做老大,誰做老二?

  央企高管都是牛叉人物,誰都不願意委屈。就是正常人也是如此,何況是黨和國家的精英。

  就像這一年多以來,寶鋼、武鋼曾有過多次兼並重組傳言。但稍顯弱勢的武鋼也好,略占優的寶鋼也好,各自官方都多次“辟謠”否認。當然,這其中有公眾公司規則、商業紀律和央企原則問題,也有實實在在的管理層及其後麵的人出於自身的利益考慮。有時候,甚至做出更積極的“抵抗”,阻撓央企之間的整合。

  最近一次是今年6月16日,武鋼股份2015年股東大會上,馬國強再次否認武鋼寶鋼合並傳聞並稱“武鋼股份未來即便真的進行兼並重組,更多會考慮向多元化的方向嚐試。針對同行間的並購重組,武鋼股份沒有太多機會。”

  這些話,也就10天時間,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馬總的真心?

  央企內部,以及國企係統,抵觸整合的勢力不容低估。

  4、央企腐敗痼疾

  武鋼原董事長、黨委書記鄧崎琳去年落馬,通過媒體調查和中央巡視的反饋,我們看到,國企掌門人長期大權在握、不受製約。

  具體到武鋼:選人用人不講規矩,個別領導幹部搞團團夥夥,部分幹部“帶病提拔”,影響惡劣;以“鋼”謀私,大肆斂財,有的領導人員違規插手武鋼工程項目,有的領導人員親屬圍繞武鋼經商辦企業;違規決策,管理混亂,造成國有資產巨額損失,采購環節製度缺失、管理混亂,存在利益輸送、蠶食企業的腐敗問題;重大項目違規決策,一些項目沒有經過領導班子集體研究即組織實施;部分工程項目招標不規範,存在暗箱操作、內定投標單位等問題……

  鄧崎琳雖然被抓了,央企的腐敗痼疾問題卻沒有得到根治,離現代企業製度還有十萬八千裏。這個問題不解決,簡單重組做大,提升不了央企的效率,還將繼續“培養蛀蟲”。

  5、複雜的國際環境

  不久前,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USITC)宣布,對寶鋼、首鋼、武鋼等中國鋼鐵企業及其美國分公司共計40家企業發起“337調查”。《財新周刊》在“舒立觀察”中寫到,中國鋼鐵企業麵臨徹底被趕出美國市場的風險。戰略與經濟對話前夕,美方提出,將敦促中國應對全球工業產能過剩問題,尤其在基本金屬領域。

  當前,美歐民粹主義情緒都在泛起,中國市場經濟地位遲遲得不到認可。這對於鋼鐵業來說。不是好事。

  三、不要指望寶鋼、武鋼重組後業績很快改善

  當然,如果寶鋼、武鋼的合並獲得審批,其產能理論上將超越河北鋼鐵集團、成為國內第一大鋼鐵企業,年產量超過6000萬噸。甚至新的公司將對世界第一大鋼鐵企業安賽樂米塔爾(ArcelorMittal)構成挑戰。該企業2015年產量達9700萬噸級。

  這聽上去是一個多振奮人心的消息。

  A股的反應似乎也印證這一點。6月27日,鋼鐵板塊活躍,各大鋼企都一度大漲。武鋼在此之前也做了很多努力,暫停一批重大項目的後期資金投入,包括防城港二期項目;減員增效,包括精簡幹部;強化外部結算審計……重組後,寶-武鋼鐵托拉斯,效率上一定程度提升有希望。

  但沒那麼簡單,上文已經分析過,2015年,寶鋼集團和武鋼集團的財務狀況都很糟糕。大部分鋼鐵企業也是如此,而且至今看不到頭。

  世界鋼鐵協會總幹事埃德溫•巴鬆(Edwin Basson)2015年時曾預測,未來5年,中國鋼鐵需求約7億噸至7.20億噸,可能會幾無變動。對於寶鋼、武鋼來說,規模做更大,在今天的環境下,已經談不上有益。大企業通常有“大象難轉身”的效率低下問題,特別是身患央企病的武鋼等。

  國外同行的情況也類似。安賽樂米塔爾這家全球頭號鋼企,在鋼鐵行業很紅火的時候,賺的錢很多,大家都眼紅,效仿做大,但現在看這種企業反而虧損。安賽樂米塔爾2014年虧損10.8億美元,已連續3年虧損。2014年時,這家頭號鋼企年產量為1.3億噸,約占世界鋼鐵總產量的10%。鋼鐵業的問題不僅僅中國存在,而是屬於世界。

  寶鋼、武鋼的整合短期內或許提振行情,甚至可以預料,複牌之後,股價能火一把——真的也隻有一把。作為中小股民,應該低調一點,要懂得見好就收,否則難免長期套著。

  央企重組改革,要麼提高效益,要麼實現公益,這才算有意義。寶鋼、武鋼的重組,要實現第二點是不可能的,反倒是很多職工將失業;至於第一點,重組本身也不會帶來,如上所述,要走的路還很遠很遠。

所屬類別: 行業新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武鋼  寶鋼  創泰  JDC